69书吧 www.69shu.us,最快更新最新章节!

    天世代38年。

    屋檐上,苏凛望着远方升起的飞艇。

    彩布挂满大街小巷,如同飘动的旗帜,女王站在城里的高台上,捧着教会的颂词。

    “在光明与爱的恩典下——祈愿苍穹之上的神明,赐予我等春雨、鱼获与平静之风。”女王高唱颂词:“神明啊,我们向您高飞而去,祈求您的垂怜!”

    历时八年,这艘集王国智慧与希望的飞艇,终于建造完毕。

    飞艇上的船员们,穿着隆重的装束,兴奋地朝着地面上的人们挥手。天空破开一缕晨曦般的光辉,仿佛天国之光正要抵达。

    苏凛闭上眼,仿佛看到了似曾相识、又全然不同之事。

    “小凛,你怎么又坐在这里?”姜音捧着一杯忒尼茶坐了过来:“你看……那艘船越升越高,离那座天上城很近了。这八年来,我们可是亲眼见它一点点建起来的。每一块木板,每一颗铆钉……离不开我们的贡献,是整个王国的希望。”

    苏凛没有去看,他不想看结果注定之事。

    人们的祈祷声和吟咏声彻夜流淌,渔夫放下了手中的网,裁缝停下了针线,几乎所有人都在期待。

    “……说起来。”姜音低了低头,脑后的发髻晃了晃:“你已经在我家住了八年了。”

    他可真是个怪人。

    这八年来,他要么当街溜子,要么坐在屋檐上听茶馆说书。

    他们坐着的位置,早已从三层楼换成了五层楼。布店不断扩张,就连姜音都长到了三十多岁,脸上出现了一些岁月的痕迹。但是他……

    一直没变过。

    姜音注视着他。他的容颜没有一丝变化,依然保留着八年前初见的惊艳。

    可她却在无法避免地坠向岁月。

    昨夜,姜音第四十八次想和他表白,她独自站在房间里给自己打气:“加油,姜音,你可以的……八年了,每一次都说不出口。这一次……你一定要把自己的心意说出口,不能再犹豫下去了……”

    但在她终于下定决心的时候……她忽然抬头,看了眼镜子。

    她想起了街坊邻居说的闲话。

    【都三十了,还不嫁人,估计以后也找不到什么好的了。】

    【趁年轻不挑人,老了就是被人挑。】

    【姜老板怎么还不结婚?有那么多钱有什么用,不结婚,人生肯定不幸福。】

    【已经不是小姑娘……根本没人喜欢了。】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些闲话让她恼怒。人生又不一定要爱情才能圆满,婚姻更不是人的终极目标,凭什么只用这个标准来评判她的幸福?

    这只是她自己的心愿……她喜欢那个人,从见面开始,从说第一句话开始,从对上第一道眼神开始……就喜欢他。结不结婚都无所谓,她只是想大胆说出自己的心意。

    ……没错,去说吧。

    去说吧,姜音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在看什么?”….

    姜音回过神来,发现苏凛已经睁开了眼,那双鎏金般的眼眸如同一汪碎光。

    她的嘴唇微动了一下,望着这对眼眸,她有一瞬间感到恍惚,好像看到了教堂里伫立的神像,亦或是彩窗下飘动的烛火……那是一种充斥神性的淡漠。

    远方,飞艇已然升至云层深处。人们的颂歌流淌成了一条河。月光从他们的肩头流过,从她微颤的嘴唇流过,从她狂跳的心脏流过,流入他金色的眼眸。

    而他淡淡地回望她,好像随时可能抽离这种无声的注视。

    ……姜音,姜音啊。

    她将右手抚至心口,感受到了那股持续八年的悸动。

    ……你不能再逃了。再逃下去……就真的是一辈子了。

    她多少能猜到一点,他为何容颜不变。也许,他是传说中的海妖。也许……他就是天上的神明大人。相比而言,她的寿命只是沧海一粟。如果,再不开口的话……

    这一瞬间,她感到自己终于做出了一生中最勇敢的事。

    背弃心中的教典,冒着渎神的想法,开口——

    “苏凛。”她的声音极颤极抖:“我喜——”

    不管你是什么身份,不管你是谁……怎样都好,这是我此刻最深的想法,我想说出来。

    苏凛眼神微动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倏然,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